石牌跑马场机场

标签: 石牌飞机场 跑马场飞机场 华师历史 红楼 总统府 民国时代

顶[45]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红楼静静地伫立在华南师范大学生物园的水塘边。它与石牌跑马场机场是一个年代的建筑。本报记者 严明  

   石牌跑马场机场现在是华南师范大学校园,机场没有留给我们任何遗址,一切都是崭新的。华师大紫荆路与玉兰路之间现在是学校的文化广场,70年前则是石牌跑马场机场的跑道。(本报记者 严明)  
  它诞生于动荡的民国时代中广东最安定的时期;
  它目睹西南军阀与南京政府之间的貌合神离和非硝烟的斗争,以及西南航空公司和中航关于国际航线的争夺;
  它开通了中国第一条国际航线,这一刻被誉为中国航空史的新里程碑,并注定被我们永远铭记;
  它被日军飞机多次狂轰滥炸,目睹日本侵略军占领广州,村民流离失所,最后被迫停航;
  它还见证了一个黯然神伤的国民党临时总统府:南京失守后,南京国民政府南迁广州,李宗仁将石牌跑马场机场改作临时机场;
  ……
  它,就是石牌跑马场机场。
  事如春梦了无痕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多年以后,人们谈及广州石牌,也许只知石牌村,而不知曾有石牌机场。
  毕竟,由农田,而乱葬岗,而跑马场,而飞机场,再到大学校园,旧日的石牌机场已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历史是一场一场的雪,总是新雪盖住旧雪,一重重,世人只能看见外面的新白。
  于是,石牌机场不见了。今日的师大学生在校园里轻舞飞扬,万万想不到他们的脚下,多年前曾跑过马,停过飞机,走动过民国时期的大员。
  虽然,往事并不如烟。欲寻石牌机场之痕迹,却只能搜求于史志和博闻长者;欲识庐山真面目,又须拨开那一缕若隐若现的政治烟云。
  话说民国22年前后,军阀角力,西南诸省与南京政府貌合神离,两广军政首脑欲借民航沟通诸省,维持西南独立局面。遂有石牌机场。
  机场建成时,广东境内安定祥和,“启明”、“长庚”、“北斗”、“南极”、“天狼”群机飞赴停驻,两广有了空中走廊,又打通国外航线,风光得紧。
  好日子总不长久,待到日寇犯城,覆巢之下,偌大一个机场,说废也就废了,和四处逃难的小民没什么两样。
  后来又有李宗仁辟其为临时机场,为之续命;而随着李代总统的亡命天涯,石牌机场上空最后一片政治烟云,也终于散了;又多少年后,这里成了大学校园,桃李春风,书声盈耳,真的是“事如春梦了无痕”。
  2004年5月的广州,阳光明媚。
  走访一圈,记者发现石牌跑马场机场竟没有留给我们任何遗址,一切都是崭新的。
  然而,走进史志,走进老人的记忆中,他们便会带着我们,穿梭于石牌跑马场机场的辉煌和衰败中,体会历史的沧桑和永恒。
  石牌跑马场不是现在的广州赛马场
  在寻找石牌跑马场机场的遗址前,记者翻阅了《广州市志》、《石牌村志》、《中国民航大博览》等,这些史志都指出石牌跑马场机场就在华南师范大学内,但没有指出具体地址。后幸得天河区区志办的专家蔡维朗和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系教授曾昭璇指点,才知道石牌跑马场机场的跑道就是从现在华师大西门开始,沿玉兰路和紫荆路之间的路面一直延伸。蔡维朗笑着告诉记者,从字面上理解,很多人会误以为石牌跑马场就在现在的广州赛马场内呢。
  记者来到华师大西门,但已找不到石牌机场一丝一毫的痕迹。走在紫荆路上,灿烂的阳光透过大树,斑斑驳驳地洒在脸上、身上。迎面而来的是清爽的凉风和阳光下一张张灿烂的笑脸。
  沿途走过了“师陶园”、足球场、荷花池,这些地方原来就是石牌跑马场机场的跑道。荷花池坐落在靠南的紫荆路和靠北的玉兰路之间,“白桥”绿树掩映,悠悠弯过湖面,把紫荆路和玉兰路相连。一对情侣拉着手,谈笑着,走过“白桥”。当然,情侣们不知道他们牵手走过的桥,曾经是跑道,也无法想像这个机场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
  20世纪上半叶,战事纷飞。然而石牌跑马场机场是幸运的,它的兴建以及首条国际航线的开通皆在民国时代广东最安定的时期。据称,当时关于石牌跑马场征地的批文,是由广东省主席林云陔亲笔签署“同意”的。
  据介绍,石牌跑马场位于广州市东郊,原是乱葬岗。
  1930年5月,广州市政府在石牌(现华南师范大学内)修建面积达19万平方米的跑马场,第二年4月落成并举行赛马。民国22年(1933年),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司令部把原石牌跑马场修建为飞机场,名为石牌机场(又称启明机场)。由西南航空公司、欧亚航空公司管理使用。
  石牌跑马场机场见证一个航空公司兴衰
  记者脚踏在华师大校园,微风拂面,绿叶飘飘,心情飞扬。实在很难想像,脚下的这块土地,曾经作为飞机场,见证了一个航空公司的兴衰。
  西南航空公司开办之初,是向空军司令部借用白云机场作为基地的。但由于当时的白云机场是军用机场,并不方便市民乘坐飞机。随后,西南航空公司便向广州市政府提出租用石牌跑马场,并把它的一部分改建成机场。
  1934年4月14日,石牌跑马场机场迎来西南航空公司转场的飞机。那一天,天空晴朗,原驻白云机场的“启明”、“长庚”、“北斗”、“南极”、“天狼”等飞机,全部飞赴石牌新机场。数架飞机冲上天空,呼啸而过,场面一定非常壮观。
  史料记载,石牌跑马场机场长度732米(2400英尺),宽240多米(800余英尺),附属设施有机棚一座,飞机修理厂一所,其他办公用房几座,航空修理厂只负责对飞机进行航前航后检修,如果遇到飞机大修或者配造机件,则由广东空军飞机制造厂和广西航空处修理厂协助修理。
  西南航空公司先后拥有9架飞机,全部都在石牌跑马场机场升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其中4架飞机先后失事。“天狼”号因机械长黄朝政教秘书梁朋学习飞行,不慎失火烧毁;“启明”号在地面试发动机时失火烧毁;“北斗”号于民国26年(1937年)2月21日由飞行员詹道宇驾驶飞桂林,在广东三水上空遇大雾坠入西江失事,詹道宇和乘客吴伯藩罹难。吴伯藩是陕西省政府顾问,也是我国早期的汽油专家,当时是应李宗仁、白崇禧之邀请从广州乘飞机至桂林的;“启明”号飞机,则在民国26年(1937年)12月飞广州河内航线时,在南宁起飞后约30分钟遇大雨返航,后在南宁郊外附近迫降烧毁。
  1936年,随着相继开辟广河南线、广河北线两条国际航线,又开辟广桂及广桂邕两条国内航线,西南航空公司的经营进入了鼎盛期,石牌跑马场机场也进入了最繁荣的时期。
  1938年3月-6月,日军飞机多次狂轰滥炸石牌附近的中山大学、天河机场等地,一些在田间劳动的村民被炸死炸伤。西南航空公司的收入亦大受影响,加之冗员过多和内部贪污等原因,西南航空公司亏空巨大,只得向广东财政厅借款。到民国27年(1938年)6月,西南航空公司无法维系,最后不得不停止营业,石牌跑马场机场随之停航。
  1938年10月12日,日军在广东惠阳县澳头登陆,惠州、增城相继失陷,广州告急,石牌村村民开始逃难。1938年10月21日下午,广州沦陷。
  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未批准西南航空公司复航,石牌跑马场机场终被废弃。
  几番争斗,广州开通中国第一条国际航线
  追忆石牌跑马场机场的历史,一定要去看看红楼。这座红楼是大军阀陈济棠在上世纪30年代为他的妻子莫秀英建造的。如今被拨给了华师大生物学院。红楼跟石牌跑马场机场是一个年代的建筑,经风吹雨打,红楼的颜色剥落已久,但它仍然矗立着,见证着石牌跑马场机场走过的风雨。站在红楼下,闭上眼,记者仿佛听到了红楼传出的微弱呼吸,当残败与美丽这两个极端的词汇并排在一起时,红楼便生出了一种独特的震撼力。
  石牌跑马场机场在中国民航史上也曾是赫赫有名的。民国25年7月(1936年),西南航空公司开辟了广州至河内国际航线,石牌跑马场机场成为中国第一个通航国外的机场。
  1932年元旦,广州的国民政府宣布取消,随即成立国民党中央执监委员会西南执行部和国民政府西南政务委员会。表面上,与南京政府的关系有所缓和,但实际上,西南政务委仍维持着一种半独立的局面,西南各省军政首脑的联系也更为密切。但西南各省的交通极为落后。有一次,白崇禧从南宁到广州,水陆兼程,4日后才到达。为此,白崇禧不由得喟然长叹。 
  西南航空公司的成立就是希望通过民用航空沟通西南各省,两广军政首脑都很支持西南航空公司。1934年5月,西南航空公司开辟了广州-龙州航线后,计划从南宁分出一支线到越南河内,与法国航空公司的西贡-马赛航线联接,沟通广州至欧洲的空中航道。此时,中航也计划把上海-广州航线延伸至河内,以完成上海至巴黎之间的国际航空联运。因此,西南航空公司与中航发生了矛盾。
  1936年2月,中航第一次试航上海-广州-河内航线。在中航进行第二次试航时,广东省军政府以中航的飞机驾驶员都是外国人,不适宜由中航飞越西南军事重地为由,将中航经广州飞往河内的飞机扣留在广州,迫使国民政府把开辟广州-河内航线的权利让给西南航空公司。1936年7月10日,西南航空公司正式开航广州-梧州-南宁-龙州-河内航线,航程862公里。这一刻被载入了中国航空史史册。
  1937年4月,西南航空公司又开辟了广州-广州湾(今湛江)-河内航线,航程843公里,每周往返各一班。
  李宗仁看中废弃机场修建临时总统府
  广州地方志、石牌村志等记载的石牌跑马场机场,到民国27年(1938年),就戛然而止。但是一些专家认为,1948年、1949年,李宗仁利用石牌跑马场机场作为临时机场,这实际是石牌跑马场机场的延伸。
  记者走访了华南师范大学地理系教授曾昭璇。今年已84岁的曾教授对记者说:“1949年,李宗仁的总统府设在现在的华南师范大学内。他将石牌跑马场机场开辟为临时飞机场,用来搬运南京政府的档案,这个临时飞机场持续的时间非常短。”
  天河区区志办的专家蔡维朗表示,当年李宗仁选择华南师范大学作为临时总统府就是因为有石牌跑马场,虽然这个机场自从1938年已开始废弃,但是基础设施仍然完好。
  李宗仁很早前就准备把国民党总统府搬到广州。1947年,广州市第三中学从市区迁入石牌跑马场,第二年又迁回广州市内,腾出地方准备用作总统府。临时总统府1948年开始建设,整个总统府的布局非常规整:中间是三层楼,两边是一层楼,颜色均为黄色;三层楼房想必是总统办公的地方,正对着学校的中轴线,末端正对着华工。虽然总统府设在华师大校内,但李宗仁实际办公的地点却是在广东迎宾馆碧海楼。
  1949年1月21日,蒋介石宣布下野,由李宗仁任代总统。4月23日,南京解放。4月25日,国民政府南迁广州。1949年10月14日,广州解放。
  当年的临时大总统府,在新中国成立后已经被拆掉,如今变成了华师大图书馆。图书馆采用南北楼组设计,立面造型端庄大方,色调明快。


    据《广州市志》记载,1930年5月,广州市政府在石牌东北部岭坟冈、大坳头一带兴建跑马场,次年4月落成,位于广州东郊石牌多坟冈,就在现在华南师范大学校内。
    1933年,西南航空公司租用石牌跑马场的一部分建成机场。机场长750米,宽250多米。
    根据《石牌村志》,石牌跑马场机场又名启明机场。事实上,西南航空公司是国内首个民用航空公司。
    《广州市志》介绍,1936年7月,西南航空公司开辟广州—河内国际航线,石牌跑马场机场成为中国第一个通航国外的机场。该航线为广州—梧州—南宁—龙舟—河内,航程862公里,每周往返两班,这是中国民用航空史上正式开辟的第一条国际航线。1937年,西南航空公司又开辟广州—广州湾(今湛江)—河内航线,航程843公里。此时,该公司经营进入了鼎盛期,石牌跑马场机场也进入了最繁荣的时期。
    日军南侵占领广州后,两条航线均停航。抗日战争胜利后,当时政府未批准西南航空公司复航,石牌跑马场机场被废弃。
    华师文化广场曾是机场跑道
    郑国光是华南师范大学的毕业生,也是该校基建处原处长。1952年,院系调整时他随学校迁到现址。
    他回忆道,当时便有学校曾有机场的说法,但没有留下什么印记。其实,机场就在学校现在华师大西门开始,沿玉兰路和紫荆路之间的路面一直向东,包括现在华师的文化广场,都是机场跑道范围。
参考资料
[1].  华师校园降过飞机跑过马   http://bbs.scnu.edu.cn/thread-51631-1-1.html
[2].  石牌跑马场机场与华师   http://bbs.scnu.edu.cn/thread-51631-1-1.html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上一篇师陶园 下一篇红楼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45

收藏到:  

词条信息

叶落孤舟
叶落孤舟
书童
最近编辑者 发短消息   
  • 浏览次数: 22593 次
  • 编辑次数: 1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2-04-19

相关词条